12345

我有灵魂的哦😊

有时我并不感到愤怒,只是迷茫而已。迷茫仿佛割裂真实。我试着去理解恶意和它周围诸多奇观,并且无法避免地感到羞愧,因为这种时候,使用任何一个“我”都显得狂妄自大。
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理解恶意是无因的,善意同理。如同一根树枝从火车头上坦荡长出来,于是浓雾弥漫的站台上的路人便沉默着给之以注视。
我低头便能感到脊椎骨从后颈连到腰,贯穿破碎的思想和脏器背后,每时每刻我都想挖掘然后掩埋,死亡的壮阔无以复加,良知和麻木都像最后一抔黄土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