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5

我有灵魂的哦😊

夏天随着男人的鼾声逐渐入蛰,无数个午后消磨在仿佛没有尽头的睡眠中,男人满头大汗地醒来,空气微微作振,他的脑子有些眩晕,太阳穴轻轻跳两下,好像是从清醒来到梦里一样。
“晚饭吃什么呢?”
他听到问题,并不急于回答,仍浸在那眩晕里仔细琢磨,但蝉声和明亮的阳光密密麻麻地侵蚀了他美妙的晕眩,他不得已打起精神了。
“随便弄点吧。”
热汤挂鸡蛋,温水煮青蛙。
“你别含含糊糊,晚饭又不好好吃。”
温水煮青蛙。

床将永垂不朽
因为睡眠永垂不朽
而梦是会死的
我已经拥有一部分的死亡了

有时我并不感到愤怒,只是迷茫而已。迷茫仿佛割裂真实。我试着去理解恶意和它周围诸多奇观,并且无法避免地感到羞愧,因为这种时候,使用任何一个“我”都显得狂妄自大。
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理解恶意是无因的,善意同理。如同一根树枝从火车头上坦荡长出来,于是浓雾弥漫的站台上的路人便沉默着给之以注视。
我低头便能感到脊椎骨从后颈连到腰,贯穿破碎的思想和脏器背后,每时每刻我都想挖掘然后掩埋,死亡的壮阔无以复加,良知和麻木都像最后一抔黄土。

现😦实😦和😦高😦高😦兴😦兴😦不😦共😦存😩

    “我也曾有幸凝视过夕阳,用我赤裸的、明亮的眼睛,但那点所谓的明亮与太阳相比简直是彻底的黑暗。是的,我尚且能瞥见光亮时感受到了黑暗,而当我闭上眼睛,那一轮光芒烫在我视野正中,直到今天——直到今天我坐在您对面,试图凭借您温柔的声音和气息来描摹您的面庞时,我仍清晰地感受到眼球灼烧般的痛苦。但那甚至使我快乐,时间已经剥去一个老人大部分的感觉了,痛苦让我仿佛还能拥有年轻时的敏感。
    “您得相信,或者其实不信也罢。我只恳求您的一点怜悯,给我讲讲她吧,我已经记不清她的样子。”